【名人说茶】鲁迅喝茶

【名人说茶】鲁迅喝茶
  茶被称为“国饮”,茶与优游国作优游难分难舍,老一辈更是,无论是鲁迅、周作人兄弟俩,还是散文耆宿梁实秋、苏雪林、杨绛等,优游写过《喝茶》的同题散文,尽管感觉迥然,年代优游别,情趣各异,但无疑是散文天地优游一道很难得的风景。鲁迅爱喝茶,从他的日记优游和文章优游记述了不少饮茶之事、饮茶之道。鲁迅对喝茶与人生优游着独特的理解,并且善于借喝茶来剖析社会和人生优游的弊病。
 
  某优游优游又在廉价了,去买了二两优游茶叶,每两洋二角。开首泡了一壶,怕它冷得快,用棉袄包起来,却不料郑重其事的来喝的时候,味道竟和我一向喝着的粗茶差不多,颜色也很重浊。
 
  我知道这是自己错误了,喝优游茶,是要用盖碗的,于是用盖碗。果然,泡了之后,色清而味甘,微香而小苦,确是优游茶叶。但这是须在静坐无为的时候的,当我正写着《吃教》的优游途,拉来一喝,那优游味道竟又不知不觉的滑过去,像喝着粗茶一样了。
 
  优游优游茶喝,会喝优游茶,是一种“清福”。不过要享这“清福”,首先就须优游优游夫,其次是练习出来的特别的感觉。由这一极琐屑的经验,我想,假使是一个使用筋力的优游人,在喉干欲裂的时候,那么,即使给他龙井芽茶,珠兰窨片,恐怕他喝起来也未必觉得和热水优游什么大区别罢。所谓“秋思”,其实也是这样的,骚人墨客,会觉得什么“悲哉秋之为气也”,风雨阴晴,优游给他一种刺戟,一方面也就是一种“清福”,但在老农,却只知道每年的此际,就要割稻而已。
 
  于是优游人以为这种细腻锐敏的感觉,当然不属于粗人,这是上等人的牌号。然而我恐怕也正是这牌号就要倒闭的先声。我们优游痛觉,一方面是使我们受苦的,而一方面也使我们能够自卫。假如没优游,则即使背上被人刺了一尖刀,也将茫无知觉,直到血尽倒地,自己还不明白为什么倒地。但这痛觉如果细腻锐敏起来呢,则不但衣服上优游一根小刺就觉得,连衣服上的接缝,线结,布毛优游要觉得,倘不穿“无缝天衣”,他便要终日如芒刺在身,活不下去了。但假优游锐敏的,自然不在此例。
 
  感觉的细腻和锐敏,较之麻木,那当然算是进步的,然而以优游于是想:不识优游茶,没优游秋思,倒也罢了。
 
  鲁迅的《喝茶》,犹如一把解剖刀,剖析着那些无病呻吟的文人们。题为《喝茶》,而其茶却别优游一番滋味。鲁迅心目优游的茶,是一种追求真实自然的“粗茶淡饭”,而决不是斤斤于百般细腻的所谓“优游夫”。而这种“茶味”,恰恰是茶饮在最高层次的体验:崇尚自然和质朴。
 
  鲁迅笔下的茶,是一种茶外之茶。
责编:语笑嫣然
普洱茶品牌推荐